1966年5月16日文化大革命开始(2024-5-16已更新)

任务文章(作)   2024-05-16 00:33:05

文化大革命开始

毛泽东检阅红卫兵的车队行进在长安街上

1966年5月16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由毛泽东主持起草的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》(简称《五一·六通知》)。它针对同年2月中共中央转发的《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》(即《二月提纲》),提出了进行『文化大革命』的一整套理论、方针和政策;宣布撤销《二月提纲》和『文化革命五人小组』及其办事机构,重新设立在政治局常委领导下的中央文化革命小组(即『中央文革』)。

文化大革命开始

1966年夏,毛泽东、林彪在天安门城楼上

『通知』提出向党、政、军、文各界的『资产阶级代表人物』开展彻底批判,夺取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。指混进党里、政府里、军队里和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,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,一旦时机成熟,他们就要夺取政权,把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,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,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。这些结论成为发动『文化大革命』的指导方针。

文化大革命开始

毛泽东、林彪与红卫兵在一起

文化大革命开始

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佩戴红卫兵袖章,在北京城楼首次检阅红卫兵。

『文化大革命』指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在中国由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政治运动。其发展过程分为三个阶段。

第一阶段:1966年5月『文化大革命』的发动到1969年4月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。这一阶段的中心任务,是摧毁所谓『资产阶级司令部』,向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『夺权』;目的是所谓变『资产阶级专政为无产阶级专政』;运动表现为『怀疑一切』、『打倒一切』、『全面内战』。

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同年8月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召开是『文化大革命』全面发动的标志。两次会议相继通过了《五.一六通知》和《关于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决定》,对所谓『彭真、罗瑞卿、陆定一、杨尚昆』反党集团和『刘少奇、邓小平司令部』进行了错误的批判。根据《五·一六通知》,5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:设立中央文化革命小组,由陈伯达任组长、康生等任顾问,江青、张春桥等任副组长,并规定『中央文革小组』『隶属于政治局常委之下』,以后,文革小组逐步取代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,成为『文化大革命』的实际指挥机构。

八届十一中全会后,全国掀起批判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』的狂潮,矛头直指刘少奇、邓小平。红卫兵突起,并在全国范围内进行『大串连』,他们把中央文革的旨意带到各地,带动了各地的动乱,使地方党组织陷于瘫痪。1966年10月5日,中共中央转发中央军委、总政治部的紧急指示,宣布取消『军队院校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在撤出工作组后由院校党委领导的规定』。从此,全国掀起了『踢开党委闹革命』的浪潮,除野战部队外,各级党委陷入瘫痪,基层党组织停止活动。接着,毛泽东主持召开以批判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』为主题的工作会议,点名批判刘少奇、邓小平,强调让群众自己教育自己,自己解放自己。会后,全国掀起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高潮。同年12月,中共中央发出《关于抓革命、促生产的十条规定》(草案)和《关于农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指示》(草案),规定业余时间由群众安排搞文化大革命,其方法也是采用『四大』。全国大动乱局面开始形成。

1967年1月6日,以王洪文为首的『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』等造反组织在江青、陈伯达、张春桥等策动下召开『打倒上海市委大会』,夺了上海市委的权,这就是『一月风暴』。1月8日,毛泽东表示支持并号召夺权,全国内乱由此加剧。

1967年1月至2月间,在中央召开的不同会议上,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『文化大革命』的错误作法表示强烈不满,对林彪、江青一伙诬陷迫害老干部、乱党、乱军的罪恶活动进行斗争。康生一伙向毛泽东作了片面汇报。毛泽东批评了参与斗争的老同志,二月抗争被诬之为『二月逆流』。

二月抗争被否定后,全面内战,打倒一切的风潮愈演愈烈,在林彪、江青、康生一伙的操纵下,还掀起了所谓揪叛徒运动、『革命大批判』运动、清理阶级队伍等,制造了刘少奇、陶铸、彭德怀、贺龙等无数冤案。到1968年9月5月,全国29个省、市、自治区先后建立了革命委员会,实现了所谓『全国一片红』。

1968年10月,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对『文化大革命』的理论和实践作了完全的肯定。全会决定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。全会通过的《中国共产党章程(草案)》规定『林彪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』。

1969年4月,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。林彪在会上作了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』的政治报告,林彪、江青一伙的骨干分子进入中央政治局,大大加强了他们在党中央的势力。

第二阶段:从1969年4月中共九大的召开到1973年8月中共十大的召开。这一阶段的主要内容,是林彪反革命集团阴谋夺取最高权力,策动反革命政变被粉碎。这一事件客观上宣告了『文化大革命』的失败。此后,周恩来主持中央日常工作,使各项工作有了转机。

党的九大以后,全国进入『斗、批、改』阶段。这一阶段的中心是要彻底否定所谓『修正主义路线』,贯彻九大方针,把全国各方面工作纳入『文化大革命』的轨道。这一阶段继续开展『革命大批判』;继续『清队』,进行『一打三反』,清查『五·一六』分子,使清队工作扩大化。而精简机构、下放干部,走所谓『五·七』道路,使大批干部、知识分子受到迫害。『教育革命』又造成了教育质量普遍下降和教学秩序的混乱。1971年,江青炮制的《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》,严重压抑了广大知识分子的积极性。

1971年9月,林彪集团的反革命政变被粉碎后,周恩来在毛泽东支持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,在政治、经济、外交等方面采取了许多措施,使各方面的工作有了转机。但遭到江青一伙的攻击。毛泽东也认为当时的任务仍然是反对『极右』,从而使批『左』的正确意见被否定,『左』倾错误继续发展。

1973年8月,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。大会继承了九大的『左』倾错误和指导方针,王洪文当了党中央副主席。江青、张春桥、姚文元、王洪文在中央政治局内结成了『四人帮』,使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势力又得到了加强。

第三阶段:从1973年8月中共十大召开到1976年10月『四人帮』被粉碎。

1973年7月,毛泽东提倡批林批孔,以维护『文化大革命』。1974年1月初,江青、王洪文提出开展『批林批孔』运动,得到毛泽东的批准。江青一伙借机把矛头指向周恩来,以实现其篡党夺权的阴谋。毛泽东及时发现江青等人的阴谋,对他们作了严厉批评,宣布他们是『四人帮』,并指出江青有当党中央主席和『组阁』的野心,使其阴谋受挫。

1975年初,四届人大确定了以周恩来为总理,邓小平等为副总理的国务院人选。会后,周恩来病重,邓小平在毛泽东、周恩来支持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。他先后召开了军委扩大会议和解决工业、农业、交通、科技等方面的一系列会议,着手对许多方面的工作进行整顿,使形势有了明显好转。但是,毛泽东不能容忍邓小平系统地纠正『文化大革命』的错误,先是号召学习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』,继而发动了『批邓、反击右倾翻案风』运动。

1976年1月8日,周恩来逝世,全国人民以各种方式进行悼念活动,『四人帮』却竭力压制,加上『批邓、反击右倾翻案风』运动的继续,激起了民愤。北京、南京、太原等地群众自发地发动了悼念周总理、反对『四人帮』的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。中央政治局和毛泽东对天安门事件的性质作了错误判断,将其定为『反革命事件』,并错误地处理了邓小平。

1976年9月9日,毛泽东逝世,『四人帮』加快了反革命步伐。王洪文企图取代党中央的领导。同时向上海民兵分发武器,为叛乱作准备。10月4日,《光明日报》登载『四人帮』炮制的文章《永远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办》,伪造所谓『按既定方针办』的毛主席临终嘱咐,图谋执掌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。以华国锋、叶剑英、李先念等为核心的中央政治局,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,从根本上挽救了党、挽救了革命,结束了『文化大革命』这场灾难。1977年8月,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,党中央正式宣布『文化大革命』结束。

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《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》指出:『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的‘文化大革命’,使党、国家和人民遭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。』『‘文化大革命’的历史,证明毛泽东同志发动‘文化大革命’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,也不符合中国实际。』『实践证明,‘文化大革命’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。』它『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,被反革命集团利用,给党、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。』

Copyright © 2019-2024 shaob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苏ICP备19027661号-1